Dirtytalk

/ 顾曲 / 顾诗臣 / 得体

/-春日游,杏花吹满头-

/铁血by整肃,不接受zyl弱化,⚪🔴及其衍生不逆。

/微博:@得体狗今天也摸不出稿子
背景 by @烟府琪少

/你看置顶

啥也不说了 阳光正好 发个崽混更吧。

结课的后果就是下礼拜可以恢复更新,但是这礼拜作业堆积如山,是老师最后的底线(?

唉本来能带强降宇去公园搞佳洁士那个娃片活动的。(

{ 2020-04-09 /4 }

还是要祝我d北生日快乐🍻

我相信他们,相信爱。我求索的无人梦境是他们在那几个月里有过的所有一瞬间的心动,或者是他们在某个属于彼此的时空里曾经相知相爱相遇过的证明。

这是by某个生日,也是by48的生日。

我相信沈巍在这个时空里正伸手要拍赵云澜在他身上作乱的那只手,但因为刚带上戒指的缘故怕硌到自己的心上人;

我相信公子景会拉着白起的手抚上那柄伞那卷画轴,在雁齿桥红之下的江南绵雨里摸着他的脸轻笑,说一句:“你终于能看见我。”;

我相信伯力三顾茅庐,寄给齐衡的第四封婚书没有退回来,里面夹一张触手升温,用蝇头小楷写好的字条:“有吉有庆,夫妇双全。”;

我相信裴文德坐在蒲团上打盹休憩,夜尊趴在他身边一边做鬼脸一边吃吃低...

{ 2020-04-08 /8 /54 }
 

来吧来抽个奖吧

不知道有没人陪我玩,但我觉得生日月必须搞个活动。

去年是画图,今年赶上专业课调了个特别刁钻的老师,时间被不停压缩,脑子里没什么别的思路,抽三个人点梗作个福利。

抽奖地址点我 
[图片]


{ 2020-04-03 /1 /18 }
 

Penrose Stairs (7)

*缉毒警白宇×缉毒科警医朱一龙

*要素察觉:卧底和警匪

ps:球球他俩快谈恋爱吧

***

陈莽会是卧底。

平心而论,白宇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没有想象中那么悲痛气愤,只是很恶心。甚至说这是他意料之内的事。不过通话内容无从查找,这通电话是刻意编排还是随意而为,白宇无从得知。龙城是靠近边境还滨海的大城,除了警察之外被毒品卷进来的都不算冤,上上下下一环扣一环,天罗地网处处杀机,仿佛这个群体游离于法制之外,被一双隐形的阴诡之手搅弄风云。

父亲去世四年了,白宇大抵已经快没了之前扶着灵柩受人悼念和安慰的悲伤,他宽慰自己父亲的意外也算是死得其所,不必沉浸难过里。

情况跟他之前设想的...

{ 2020-03-30 /4 /144 }
 

Penrose Stairs(6)

缉毒警白宇×缉毒科警医朱一龙


*要素察觉:卧底和警匪,地下情(?)


***

早上太阳还没出来,地下室里雾气也大,这种钢铁森林总给人一种冷飕飕的感觉,不过也不是很致命。白宇一边用随身带的雕花打火机点了一根烟,叼着烟给手里的M2010狙击步枪上了膛。

他穿着一件短风衣外套,此刻脱下来换上了警用防护衣,手里的狙击枪一直带着一股硌手的凉意,透过手套和衣服,怎么捂都捂不热。

“他来了。”耳麦里蒋周阳小声说:“对表。”

白宇翻起手套边沿,露出里面精微到秒针的防水表:“可以了。”

“按计划来。七点四十分从地下室出发,坐外部货梯到达顶楼,有兄弟在那里看着,确保货梯上下无人出入...

{ 2020-03-26 /5 /124 }
 

Penrose Stairs(5)

缉毒警白宇×缉毒科警医朱一龙

*要素察觉:卧底和警匪

***

白宇最开始对朱一龙的印象倒不坏,一来白宇是警察,从警三百多年见过不少人,就是一眼就能看明白朱一龙是懂事听话的,无论是从思维还是外在都是那种时时刻刻能冷静下来的小伙。二来对于不知情的嫌疑人家属,当然也会有点歉疚,歉疚之后玩一套变质的迁就,他很明白人情世故那一套,所以他早就有心要回护朱一龙,保不得周全,起码在眼皮子底下不能出事。

三来,他有点喜欢朱一龙。

他不知道朱一龙对他什么感觉,既不敢问也没必要,两人低头不见抬头见,亲如一家说不上,但从父亲死之后,朱一龙是第一个从工作到生活都能和他谈得上话的人,他难免会多看两眼...

{ 2020-03-24 /13 /123 }
 

Penrose Stairs(4)

缉毒警白宇×缉毒科警医朱一龙


*要素察觉:卧底和警匪


事情的走向越来越扑朔迷离了

***

白宇进局时候会议室外面挤满了人,陶恃说警用枪这个发现惊动了临山分局督察部的文职警官。文职警官不常出动,待会儿这几位还要和物证科刑侦科开个会,确认一下证据。

“你觉得会是谁呢?”陶恃支棱着一颗脑袋,半晌一句话都没说,眼睛还在这群人里扫视。

“你还挺好奇,我就没这么多问题。”白宇冷笑:“我就想知道枪毙同志犯不犯法。”

他一落座,殷雨就递给他一份材料。时间紧迫,殷警官没多少话,转到在座其他人跟前继续发。白宇看了一眼稿子,这和他之前分析的九厘米弹孔八九不离十,材料上的图文大多也是...

{ 2020-03-22 /6 /121 }
 

就,就搞个hs呗……

今天经过双人电影艺术沉淀的时候突然福至心灵觉得小隔间doi很好吃,而且好吃就好吃在人得挑对了。

试想一下校服不好好穿,鞋子铆钉裤子破洞,一串耳环叮叮当当,长头发染成白的又不好好扎马尾,手上涂着黑指甲油的面面被校霸裴文德堵进教学楼茶水间的一幕。

为什么挑裴文德呢,因为第一点人设可以油盐不进不碰女人,第二点就是光头比较帅(? 

一米八五的裴文德高面面一头,光头上面有条小伤疤,胳膊上纹着邪祟莫进的青龙纹身,在送校花护手霜的时候被面面半路拦下,裴秃一咬牙一跺脚一不做二不休,干脆挤开护手霜盖子当润滑治理了一下这个瘦弱的女混混。(混乱发言)

然后吧啦吧啦一堆play

反正结果是面面经过...

{ 2020-03-22 /5 /43 }
 

Penrose Stairs(3)

缉毒警白宇×缉毒科警医朱一龙

*要素察觉:卧底和警匪


***

陈莽今年三十出头,大大前年从西边的旧城区那边来东城新区报道,粗人一个,全临山分局只认识白宇他爹,也算是他爹为数不多的实战训练期教出的得意门生。前脚给陈莽接风洗尘完,后脚白宇他爹就因公殉职,白宇本人也落不得个痛快。转眼四年过去,这四年就像白宇扔在地上的烟头,说不要就没了。陈莽之前更擅长在毒窝实打实和人肢体交流,现在调到治安相对稳定的新城区,要动脑子还是费点力气,但是比之前是好太多了。

“报告俞队,我们目前为止就查到这么多。”

“小白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?”俞州冀喝口凉水问。

“查到目前为止,我们有两条线索...

{ 2020-03-20 /9 /141 }
 

Penrose Stairs (2)

缉毒警白宇×缉毒科警医朱一龙

*要素察觉:卧底和警匪


***

爆炸过后他的脑子里仍然嗡嗡作响。战友的两具尸体七扭八歪躺在远处,有一个从心脏偏移的位置横穿而过,在停车场拖了一地血迹,还有个从下颌骨横穿子弹进大脑,眼睛都没有合上。四周静悄悄的,他的手经过爆炸之后还在抖,还拿不住任何东西。面前的地上躺着一只伯莱塔92f手枪,他对着自己的方向踢过来,脚尖踮了几下都没有成功。放轻动作深呼吸几次,正当他准备拿起来扳保险栓的时候,有一只刀飞过来,快准狠插进自己手掌。

不疼,很奇怪,就是朱一龙拿来捅自己的那把。

白宇醒的时候床边正好闹铃大作。他向来晚睡早起,之前在警校作息不合适有了头...

{ 2020-03-19 /11 /145 }
 
1 2 3 4 5 6

© Dirtytalk | Powered by LOFTER